黄色污

陈扬听了岑落兰的话,他说道:“你抱着这样的心态,居然能修炼到这个地步,我也觉得是不可思议。你的人生,已经没有进取之心了。说到底,你也没有仇恨,只是有束缚而已!来自你父母的束缚。”

岑落兰娇躯再次一震。

她半晌后说道:“你根本不会懂。”

陈扬说道:“你恰恰错了,我太懂了。我的父亲杀了我母亲,你说我懂不懂?我从小是我师父将我养大,等我长大后我才知道这桩人间惨剧。”

岑落兰不由骇然,说道:“虎毒尚不食子!”

陈扬说道:“是啊,所以我父亲没杀我呢。”

岑落兰说道:“再怎样,也不该杀你母亲吧。”

陈扬说道:“我母亲并没犯错,她错在身份卑微,错在喜欢上了我的父亲。我父亲本是有妻室的人,只是他酒后失德……嗯嗯,我是我父亲酒后失德的产物。他的正室知道此事,忧怒攻心,最后难产而死。父亲迁怒我母亲,杀了我母亲。”

岑落兰感到震惊,她说道:“那你,要报仇吗?”

陈扬说道:“你说怎么报仇?杀了我父亲吗?儿子能杀父亲吗?”

“这不能!”岑落兰说道。

陈扬说道:“那儿子能不管母亲的仇吗?”

清纯美女和服唯美写真

岑落兰说道:“也不能!”她顿了顿,道:“那你是怎么做的?”

陈扬说道:“后来我遇到过几次危难,包括我的家人,都是我的父亲出手相救的。说来讽刺,最开始他视我为逆子,但随着我修为的增长,他开始正视我这个儿子了。我从一开始,也没想过要杀他,我的要求很简单,到我母亲坟前磕头认错!”

岑落兰说道:“你的要求并不过分。”

陈扬说道:“对于常人来说,是不过分。对我父亲来说,比杀了他更难。”

岑落兰说道:“你可以强迫他,以你如今的修为,应该没问题!”

陈扬说道:“那倒不一定,反正我一直都不是他的对手。最近我有几年没见他了,但说不准,他变得更加厉害了。我父亲拥有千变万化之身,太乙玄金之体,万劫难灭。”

岑落兰说道:“你倒也不难办,一直打不过,一直都好过。你跟我岂不是一样?”

陈扬说道:“也许吧,反正说别人的事情都好说。到了自己的身上,就未必了。但我觉得你很消极……”

岑落兰说道:“倒也不算消极吧,我希望被他杀死。但我也一直准备全力以赴杀死他,三百年前,我又刺了他一剑。我伙同外人来杀他,他最后将我囚禁了起来。”

陈扬说道:“现在你要死了,岂非是一种解脱?又为什么要我救你呢?”

岑落兰说道:“要全无希望,才没有遗憾,才不会心中有愧!”

陈扬说道:“好吧!”

岑落兰说道:“我从不跟人说起这件事,你是第一个。”

陈扬说道:“这是我的荣幸!”

岑落兰说道:“那接下来呢?”

陈扬虽然是情场老手,但与岑落兰这般,他还是有些尴尬。

他想了想,虽然尴尬,但这事不管怎样还是得自己主动。

他说道:“咳咳,你要是不介意,可以闭上眼睛。然后不管我做什么,你……你也可以适当的反抗。你要是太激烈的反抗,我就会当你不愿意了。我这辈子还……”

他想说自己还没干过强人所难的事情,但转念就想到了雅真元。

那档子事儿,真是人生污点啊!

岑落兰的心跳加速,根本就没去注意陈扬在说什么。不过她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。

此时眼前佳人,闭着美眸,脸蛋上满是红晕,娇躯微微颤抖!

端是绝代佳人!

又怎能想到,眼前的人儿已经在这世间活了三千年了呢?

陈扬深吸一口气,然后凑上前去,顺势将岑落兰压在了身下。

岑落兰的身子一僵,看得出来,她非常的紧张。

但不管如何的紧张,岑落兰终究都没有抵抗。

陈扬轻轻的吻上她的唇,乃至撬开她的舌关。

实际上,这样的事情,让陈扬兴奋之中也觉得有些尴尬。

这像是一个人的战场。

岑落兰的脑海里浮现出许多的画面。

她想到了夕阳下,在海边,那时候她还只有七八岁,逆苍天牵着她的手。她与他赤着脚……

之后,逆苍天变化出了海水之云来,他们站在海水上,在海面上飞行。

两千年,有多少的生死艰难,有多少的情深往事。

最后却如一面完整的镜子被碎裂成无数的碎片……

再也不能粘合在一起。

苍天造化,命运弄人!

她不敢睁开眼,不敢去看在自己身上的人儿。

珠泪滑落……

为什么,自己和师父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呢?

衣衫褪尽!

岑落兰的思绪继续飘飞。

“嗯!”

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岑落兰闷哼了一声。

渐渐的,岑落兰被欢乐包裹。

记忆里,在这一刻全是那种禁忌之恋。

她从来不敢去想和逆苍天怎样,觉得想都是一种罪过。但,又怎能忍住不想呢?

她想象此刻在她身体里面的乃是逆苍天,但又觉得羞愧难当!

但是很快……成功了!

陈扬也是微微意外,没想到会如此的简单。

他不知道的是,岑落兰实际上是满怀爱意。但这个爱意不是针对他而已。

但陈扬也不在乎。

他根本就没来得及享受。

全是抱着治病救人的心态了。

这对陈扬来说,并不享受。

但眼下,两人的法力已经完全融合在了一起。这个时候,彼此都可以看到彼此的一切。

陈扬可以看到岑落兰的许多记忆。

岑落兰也可以看到陈扬的。

但这个时候,岑落兰那里有心思来看呢?

陈扬微微松了口气,他的记忆,也并不想让岑落兰细看。如果岑落兰要看,他一旦强行遮掩,立刻就会破坏这种融合的状态。

两人直接略过了记忆的状态,然后开始疗伤!

陈扬等于是强而有力的外援,他帮助岑落兰去镇压体内的各处叛乱。

两人的法力融合一起,产生阴阳孕育万物的神通。

足足三天三夜!

终于,岑落兰的体内所有的伤势都被治愈。

这三天里,有时候两人是在修炼。有时候也完全陷入男女之间原始的欢愉中。

翻云覆雨,浪里翻飞!

陈扬到最后也觉得颇为享受了。

收功之后,两人便都穿好衣衫。

岑落兰云鬓散乱,脸蛋潮红。

她只是深吸一口气,便一切恢复如常。

再回首这三天的日子,日夜纠缠,抵死床笫,便如梦一场。

陈扬看向岑落兰,岑落兰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这件事情,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提起,不要向任何人提及。”

陈扬说道:“那只怕有些难。”

岑落兰已然恢复了理智,闻言不由羞怒,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她本就觉得和陈扬之间尴尴尬尬的。两人已经发生了最亲密之事,却不是因为情。眼下,彼此又该如何自处呢?

Tags: